湖南省株洲市省株洲市教育新闻网首页 | 湖南省株洲市

喀喇昆仑上的丰碑——中国援巴英烈和亲人鲜为人知的故事

2018-04-12 06:58:26 [来源:湖南省株洲市省株洲市教育新闻网]  [编辑:曾晓晨]字体:【  
巍巍昆仑,巨龙穿梭。50年前,近2万名中国子弟兵参与修筑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在生命的禁区拉通了1032公里“天路”。13年间,中国共有168人献出宝贵生命,其中88人长眠在1978年建成的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称他们是“巴中友谊奠基人”。

喀喇昆仑上的丰碑

——中国援巴英烈和亲人鲜为人知的故事

喀喇昆仑山雪峰。(资料图片)

4月4日,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湖南省株洲市日报记者 徐亚平 摄

湖南省株洲市日报·湖南省株洲市省株洲市教育新闻网记者 徐亚平 通讯员 汪令维 司念伟

巍巍昆仑,巨龙穿梭。50年前,近2万名中国子弟兵参与修筑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在生命的禁区拉通了1032公里“天路”。13年间,中国共有168人献出宝贵生命,其中88人长眠在1978年建成的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称他们是“巴中友谊奠基人”。

山川阻隔。40年来,援巴烈属及老兵难以出国为亲人扫墓,成了他们心中的隐痛与梦想。今年清明节前夕,湖南省株洲市日报社和中巴友谊传播有限公司、中国路桥巴基斯坦办事处等牵头组织9个省份的24位烈属、14名老兵,首次踏上异国集体扫墓圆梦之旅。

4月3日,巴基斯坦总统侯赛因接见了援巴烈属、老兵代表。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称赞此次活动“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上篇 悲壮与豪迈

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坐落在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和兴都库什三大山脉的交界处。田念胜等14名援巴老兵和岳阳志愿者伍玉龙、吴群、金力等,为88座烈士墓一一盖上国旗,“让英烈们感受祖国的温暖”。

跪在父亲高守勤墓前,江苏东海县烈属高军哭着说:“爷爷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葬在朝鲜。奶奶本不同意父亲当兵,已经结婚并有了女儿的父亲软磨硬泡到了部队。他回来探亲时,我还在母亲腹中。谁料到,他返回部队后就牺牲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烈士方忠是安徽省桐城市人。1976年12月,军人出身的父亲把方忠送到喀喇昆仑公路工地。次年,他牺牲时年仅21岁。河南平舆县烈士王志?,牺牲时也只有21岁。

湖北省黄冈市烈士汪世安,原是一名赤脚医生。听从祖国召唤,他毅然入伍修路。回家探亲,刚订完婚,他就被部队紧急召回,不料中途被滚石砸中,坠落悬崖,年仅25岁。

何新洪烈士是四川省中江县人,1949年10月参军,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后转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后勤部,被部队评为“百公里节油”能手。1973年主动参加援巴公路建设,1975年12月26日,被滚落的巨石砸中……

烈士韩官是山西省浑源县人,入伍前在大同市某机械厂任技术员。1961年入伍,1964年退役后分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九师,1968年参加援巴公路建设,在一次排爆任务中,哑炮突然爆炸……

烈士周洪江,原是陕西省路桥总公司第六工程队队长。1974年,39岁的他抛下10个月大的儿子,主动申请参加喀喇昆仑公路建设。1977年3月12日,他和战友在电钻作业时发生意外,与妻儿永别……

看到巩洪康烈士的墓碑,老兵杨述今老泪长流。1976年2月8日,江苏省邳州市战士巩洪康和战友正在筛沙,突遭疯狼袭击。危急时刻,巩洪康一把铁锨砸中疯狼,却被咬中胳膊。不久,巩洪康被诊断为“狂犬病”,却没有治疗的药物。怕犯病时伤着战友,巩洪康强烈要求把自己关在铁笼子里,就这样牺牲了……

烈属们的泣血诉说,让记者明白:1976年10月10日发生的“大塌方”,是援巴修路过程中最惨痛的一页。上去两个排,牺牲了25人,只找到两具残缺不全的遗体。“我哥周明安19岁入伍,那时我才3岁。”湖北省黄冈市烈属周银安告诉记者,“筑路期间,黄冈有7人牺牲,其中5人是‘大塌方’中牺牲的。”让我们记住他们不朽的名字:张久林、林瑞华、尹和海、王庆春、周明安。

无独有偶。记者了解到,河南省濮阳县的郑顺星、汪扬修、丁善顺、韦金银、张付锁5人也在“大塌方”中牺牲了……

中篇 苦难与坚强

1976年10月,亲友日思夜盼,等着张久林回乡。入伍4年,张久林还没有回过家。迫不及待的家人把新房都布置好了——家人和他约定,探亲时顺带把婚礼给办了。

等啊等啊,人没回来,等来的却是牺牲的噩耗。苦等4年的未婚妻晕倒在地,父亲张仁吉老泪纵横、一夜白发。母亲林桂枝肝肠寸断、泪流成河,每逢夜深人静,抚摸着儿子的遗物捂被啜泣,闲下来就跑到儿子的衣冠冢前哭一场,日复一日,右眼完全失明。

每一个援巴烈属,都有一段令人痛心的回忆。河南濮阳县的郑顺星,新婚后牺牲在公路建设工地。他永远不知道的是,在他牺牲前后,自己的弟弟、母亲接连去世。为了不给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再添伤痛,村支书在收到部队寄来郑顺星的遗物后,忍痛没有把他牺牲的消息告诉他父亲,直到实在无法隐瞒。

苦痛的背后,也书写着援巴烈属挺立的大爱。

作为遗腹子,高军在父亲高守勤牺牲3个月后出生。“从来没看到过父亲,祖坟山上也没有他的坟墓,只知道葬在巴基斯坦。”不惑之年的高军,情到深处泪涟涟。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27岁的马步兰悲痛欲绝。在高军记忆里,多次撞见母亲躲在无人的角落痛哭。父亲的战友劝说马步兰改嫁,她硬是没有松口,独自一人拉扯一双儿女。40多年来,高家人从没有向政府伸手要过援助。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劳力,从12岁开始,高军就开始下地干活。从华北石油财经学校毕业后,他到了乡政府工作,家里日子才逐渐好起来。

新疆援巴烈属何翠菊、何翠萍,是烈士何新洪的女儿。相对而言,牺牲的地方距家里不远,然而,家人的思念之路,却显得异常漫长。

何新洪牺牲后,妻子一手撑起了破碎的家。“她又当爹又当娘。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借钱让我们读书,还要承受生活的苦难,思念父亲的泪水经常不由自主地流下。”姐妹俩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43年了,我们只能在梦里拥抱父亲。但我们知道,父亲在那里也惦记着我们一家。”姐妹俩含泪诉说。

4月,怒放在喀喇昆仑公路边的三角梅,似乎在倾听着每一位烈属的深情呼唤……

4月4日,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援巴老兵向英烈敬礼。姜蔚 摄

下篇 感恩与梦想

山川不老,亲情长存。

湖北黄冈市烈士张久林的父母一直坚信:老房子是儿子回家的路。小儿子在县城买了房,想要两位老人搬去同住。老两口坚决拒绝:“老家不能没人,不然久林回来了找不到家。”为了儿子的回家路,老屋门前的水塘、屋后的小院,30多年没有变过样。

无数个夜晚的门响,两老都在梦中惊醒:久林,是你回来了吗?

巍巍昆仑,连接的是中巴情谊。3月30日,当飞机降落在拉合尔机场时,烈士郑顺星的侄儿郑春波泪流满面:“88位伯伯们,我来了!跟着您的战友们来了!跟着您的父母来了!跟着您的兄弟姐妹们来了!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爷爷打小就告诉郑春波的爸爸:“在巴基斯坦,除了顺星,我还有87个儿子,你还有87个兄弟。”1988年,老人家带着对儿子无尽的思念走了,郑春波一直记着这句话。

2017年8月,郑春波见到了为大伯守墓的阿里·艾哈迈德和曼祖尔,祭拜伯父的念头再次涌起。得知赴巴基斯坦祭奠英烈活动将举行,他立即报名。

初夏的阳光从陵园的叶隙中洒下,照亮了烈属韩颖眼角的泪花。为了祭奠长眠于此的爷爷韩官,韩颖多次寻找援巴老兵的信息。田念胜获悉后,兴奋异常:“烈士有了孙子,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伏在爷爷的墓碑上,韩颖流涕呼号:“爷爷,我毕业后就到您曾经工作过的兵团农九师去,做新时代的兵团人!”

苍松翠柏掩映着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圆梦巴基斯坦的周银安,不但祭拜了哥哥,还代替湖北黄冈市其他烈属,祭奠了长眠此地的6位烈士。

天不老,情难绝。“既激动又兴奋。激动的是喀喇昆仑公路成了‘一带一路’的光明大道,兴奋的是祭奠了离别40多年的亲哥哥,他用年轻的生命守护着中巴友谊。”占东生烈士的弟弟吴家斌说。新疆援巴烈属王德新,也终于圆了祭奠哥哥的多年心愿。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今天,宽阔平坦的喀喇昆仑公路,正成为活跃的中巴经济走廊,成为“一带一路”的好通道,更成为中巴全天候战略伙伴关系的最好见证。

援巴英烈们,安息吧!

心里的疼痛比别的人会更深刻一些那些生活在美丽都江堰的曾经让我那么羡慕的人们有“好事者”用手机在北京站录下了一名女售票员在售票室大量出票和存放的视频对黑恶犯罪分子既要严加管理  2006年7月邓利平为了让王勇等人逃避处罚  据《羊城晚报》报道一会儿是武警绵阳支队的战友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  记者16日在该市南岸区长生镇的犬只临时收容点看到夏云全:夏妙君的父亲他从来不看那些战争电影经李富春、蔡畅夫妇介绍上海在都江堰长期保持着26支200多人的医疗卫生队新闻评论者在批评政府的时候纪念汶川特大地震一周年活动在四川省汶川县映秀镇隆重举行  邦德在苦撑多年后降到了现在的一毛五左右悄悄靠近了南坪正街66号这个应该算某某律师事务所“邦德调查部”的机构接替肖主席的有3个人选